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何裕民的博客

上海中医药大学教授,博士生导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《伤寒论》和张仲景名垂医史的原因  

2007-06-11 10:48:00|  分类: 认识爱上中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 如果说医学的进步是一代代医学家以“接力棒”形式传递着、推动着的,那么,其间不乏里程碑式的人物,于医学发展,功绩之伟硕,尤如晴朗夜空群星中格外璀璨耀眼的巨星。东汉末年张仲景就是历代医家“星座”中的“北极星”,他和他的《伤寒杂病论》不仅彪炳于医学史册,而且至今指点着人们。若临症严格按“论”索方,大多效如桴鼓。故人们尊称其为“医圣”,视《伤寒论》为方书鼻祖。日本台湾生产的中药中,大多数是本自仲景创制之方。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张仲景对中医学的历史功绩,“前无古人”,后缺来者!一部《伤寒论》,可使医家受益无穷!

一本书何以有如此巨大魅力?我们试作一简析:

   首先来谈谈张仲景其人。很可惜,尽管他名垂医史,却不见正史记载。据其他史料旁证,他为公元150年~219年前后的人士,出生于河南南阳,名机,字仲景,学医于同郡张伯祖,曾与当时位居侍中的文学家王仲宣有来往,为其诊病。在世时他已盛享医名,有书曾载:“(他)在京师为名医,于当时为上手,时人以为扁鹊仓公无以加之也”扁鹊为战国时名医,仓公为西汉初年名医,皆当时医界最高手也。(《宋以前医籍考》)。张氏何以发奋研讨医学?值得一述。据张氏自谓,张氏家族原为望族,人丁兴旺,“向余二百”,但“建安纪年(公元196年)以来,犹未十稔(年),其死亡者,三分有二,伤寒十居其七”,感愤而发,立志医道。“乃勤求古训,博采众方”,参照了当时所见之医著,如《素问》、《九卷》、《八十一难》、《阴阳大论》、《胎胪药录》等,结合临症经验,写就了《伤寒杂病论》合十六卷。此书后被拆成《伤寒论》和《金匮要略》。感愤而习医,动机强烈,目标明确,无疑是促使他取得巨大成就的动力因素。

   我们再来看看张仲景的主要成就。这体现在众多方面:第一,在“勤求古训”,精研经旨,结合临症的基础上,张氏将常见病分成外感、内伤两大类。外感指各种急性热病,张氏这方面的认识和经验主要被归拢在《伤寒论》中;内伤泛指各种慢性病、病后虚弱状态及外感热病急性期过后等的情况。这方面的论治经验主要被编在《金匮要略》中。他对外感热病病因、症状、病理阶段等的认识和对一些常见内伤病症病因、临床表现、诊断标准等的分析论述成为医界数千年的不易之论,后世医家每每视其为准绳,严格地加以遵奉。

    第二,确立了中医临床诊治原则和体系:辨证论治。如果说《黄帝内经》从理论观念上为中医学奠定了基础,张仲景则以“辨证论治”为中医临床诊治确立了原则和体系。辨证论治是中医临床诊治学的核心和基石,也是重大的特色和优势关于辨证论治,本书第五章专有论述。。张氏对外感热病以“六经”辨证统领之,对内伤杂病则以“脏腑”辨证为纲领。外感病为六淫等所致的急性病,仲景着重以邪正交争这一外感病的主要机理出发,对临床症状和病理特点作了细致的分析,把它归为六大发展阶段(“六经”),并对某一阶段病变区分出若干亚型,分别论述了不同阶段的病症特征、病理机制、诊断要点、治疗大法、代表方及具体药物加减化裁等(即通常说的理、法、方、药),使外感病从理论到具体诊治操作,均体系已具,纲目皆备,后世于外感病论治之发展,只是局部充实补正而已。内伤病远较外感复杂,仲景确定的脏腑辨证论治原则,使后世医家在这一诊治体系的雏型之上,能不断充填进去新的知识和经验,最终成为一合理而有效的诊治完整体系。因此,可以毫不夸张地称仲景为中医临床诊治学的奠基者,内科学的开山祖师。

   第三,归纳出了急性热病的发展演变规律。我们说,对于“规律”的认识,意义重大,整个科学探讨中,最重要的无外乎这一点。各种急性热病发生发展有其一定的共性规律。认识了这些规律,不仅理论意义重大,而且对于诊治防范都至关重要。张仲景借用了《内经》的“六经”概念,用以抽象概括外感热病的六大发展阶段。简言之,此类病症就其性质而言,分成两大类:一为实证、热证,多发生在疾病早期,张氏以“三阳”加以概括;另一为虚证,或虚实夹杂,一般见于外感病中晚期,偶尔也见于早期患病的人(通常发生在体质虚弱者中),仲景以“三阴”来统领。就各具体阶段而言,六淫等邪客于肌表,刺激机体,激发机体抗病能力,但因这种能力刚被激发起来,尚未亢奋,故出现了畏寒无汗、身热,脉浮紧,头身酸疼等初期(应激学说称之为“动员期”)反应。仲景称此为“太阳病”,主张用辛温解表之法,激发机体的抗病能力,以与病邪相争,从而加速病症的缓解,甚可消除某些症状,治愈疾病。通常,太阳病阶段很短暂。许多病人很快进入“阳明病”阶段,表现出身大热、口大渴、脉洪大、不再畏寒等一派阳热亢奋有余之症。这其实是机体抗病能力与致病因素剧烈抗争的病理表现,表明此时机体处于强烈的病理反应状态(应激学说称此阶段为“抵抗期”)。仲景主张用清热泻火通便等法,以清除病邪,抑制过亢病理反应、清除或缓解症状。“少阳病”属于一类比较特殊的病症(如疟疾)或处于比较特殊的病理反应状态,表现出以寒热往来为主要临床特征,仲景主张以“和解少阳” 之法治之,小柴胡汤等为代表方,正确运用常有佳效。“三阴病”均为虚证或虚实夹杂,属于应激学说所说的“衰竭期”。既可见于外感病,亦可出现在内伤病中,多见于疾病中后期。仲景不满足于粗略的虚证分类,从中又进一步分出“太阴病”、“少阴病”和“厥阴病”三大类,每一类还有一些亚型。其中,太阴病以脾虚为主,少阴病以心肾虚损为主,厥阴病则主要涉及肝脏。仲景认为从“三阳病”进入“三阴病”,表明疾病的发展与恶化;而三阴病中从太阴发展到少阴等,也预示着疾病的步步趋于严重。近两千年的临床观察,足以证明仲景对急性热病发展规律的认识符合客观,有极强的指导性。他所揭示的六大阶段(六经病)及众多亚型都能在临床中找到典型实例,他所录下的治这些证型之良方,若能准确运用,也都效如桴鼓。

   第四,创三百余方剂,为方剂学鼻祖。
   我们知道,中医治疗主要方法之一就是使用方药。一些中药通过某些特殊的配合(包括不同药物的选择搭配,主次的安排,剂量的调整,炮制煎煮的不同讲究等)而为方剂。方剂配伍的合理与否,直接决定着治疗效果。中医师常因娴熟掌握了一些良方而得心应手。成熟良方的获得,不仅需要智慧,更需要反复的实践、修正、提炼。虽然《黄帝内经》中已出现了少量方名,但真正意义上的方剂,却始创于仲景。他创制了300余首方剂。这些方剂中的绝大多数备受后世医家推崇,现版的《中医方剂学》教材等中,仲景方的比例至少占其过半,仲景之方中被归入名方之列的,少说也有百余首。而且,在一些药政药检很严格的国家里,仲景的处方是唯一不需专项申报,实验论证的。何故如此?因为疗效显著,毒副作用几无。这些,在中国医学史中是绝无仅有之事。不仅如此,《伤寒杂病论》还体现出关于方剂学的一整套原则和方法。如配伍的君臣佐使,剂量的加减进退,煎煮和服法中的种种要点等。所有这些,使得仲景无可辩驳地成了方剂学鼻祖, 这也是他备受推崇的原因之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9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