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何裕民的博客

上海中医药大学教授,博士生导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《深圳晚报》中医的存在是世界之幸(下)  

2007-06-18 16:22:00|  分类: 何裕民访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观点3

    争论对中医不是灾难而是新契机

 

    记者:前一次的中医存废之争源于张功耀一篇《告别中医中药》的文章,而您把这篇文章发表在您为副主编的《医学与哲学》杂志上。而您以前写过一本书叫《走出巫术丛林的中医》,认为中医的很多诊法还保留着巫术的痕迹。由此,一些人认为您也曾是“倒中医派”。您是怎么看待的?

    何裕民:这场争论对中医不是灾难,而是个新契机。我认为大家可以以此为契机,理清中医的价值。

    中医是一种实用技术,它可以解决很多问题。以最为凶险的胰腺癌为例,国际一般患者中位生存期46个月,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报告,这种癌一年生存率为8%,5年为3%,中位生存期仅23月,而我们诊治的上海地区百余位胰腺癌患者中已有近20位度过了35年,这些患者中绝大多数是无法手术,未经过化放疗的,现在绝大多数活得有滋有味。有个领导对此说了句俏皮话:“西医是让人明明白白地死,中医是让人糊里糊涂地活。”

    此外,在科学层面,中医既然是一种传统性科学,就有科学内容。还拿经络来说,“循经感传”现象,现在至少认为是一种客观存在的现象。

    鲁迅曾经在他的文章里谈到过,他小时候父亲得病了,中医给他开的方子要用的药引子是一对原配的蟋蟀,这件事情成了人们指责中医的证据。其实这是当时那位医生给自己预留的退路,假如你这个病治不好的话,他可以说你这个药引子找的不对……这种欠缺实证的东西其实是中医的糟粕。但随着这种批评,中医本身也经历了一个弃糟粕、取精华的过程。科学发展的过程就是不断告别谬误的过程,这是恩格斯说的,西医也同样。

    比如关于激素的认识,上个世纪60年代风行的“塞里”学说使人们滥用激素,以致成为祸害。关于抗生素的认识也一样,人们认识到抗生素意义的同时也意识到滥用的恶果。就中医从业者而言,怎么大胆地和过去保持一段距离很重要。不要认为古人记载的都是好的,这都需要经过临床检验。

 

    观点4

    中医理论的价值谁都无法否认

 

    记者:有人认为,西方医学已经非常发达,而且已经在中国医药市场占主流,中医对于西医已经失去竞争力了。从市场的角度来说,中医应该接受即将被淘汰的事实!您怎么看?

    何:那实际上是上世纪占主导地位的科学主义的核心观点。比如,就心身医学而言,日本也有自己的“森田疗法”,生命科学领域,远未达到可以肆谈统一、惟一的境界,我们完全应该宽容地珍惜传统精华,加以弘扬。

    中国占主导的是自然观点元气论,西方占主导的是原子论。元气论驱使人们注重过程与状态,注重相互关联与互动;而原子论则促使人们注重结构,注重还原,重视细节与构造。中西医学理论解释的最深层次的分野也就在于此。而现代科学的走向是强调两者的有机互补与结合,特别是新兴的复杂性科学。尽管中医用的术语粗疏得多,甚至有许多荒谬之处,但你无法否定其的理论价值所在,就像整体层次的“经络”现象,就像是“气”所揭示的整体生命现象。

    顺便说一句,有位著名的否定中医人士,口口声声说中医是伪科学,但他却从20世纪70年代就一直撰文充分肯定元气论的现代科学价值,因为这是无法否定的事实。中医理论揭示的更多是整体与生态层次的生物问题,称中医为“生态医学”,亦无不可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