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何裕民的博客

上海中医药大学教授,博士生导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《健康报》从心读书,从心著述,从心治病  

2010-09-28 14:40:28|  分类: 何裕民访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——《从心治癌》作者何裕民教授访谈

□ 特邀嘉宾 何裕民教授   本报记者 时骏

 ■编者的话

本报《书苑》专版曾于一年前专题介绍过著名中西医结合肿瘤专家、上海中医药大学博导何裕民教授编著的《癌症只是慢性病》,今天该书的姊妹篇《从心治癌——癌症心理读本》(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)又与读者见面了。据了解,作为曾经荣获得过全国杰出青年中医、上海市劳动模范、全国优秀青年教师等殊荣的何裕民教授不但工作忙碌、“一号难求”,而且在大约20年时间里出版了内容涉及心身医学、肿瘤临床、中医基础理论、医学哲学等领域的30多部高质量的畅销著作。那么,何教授为什么能在繁忙的教学、临床工作中“多产”?作为专家的他是如何读书、写作的?又有什么独家心法?本报近日特邀何裕民教授做客“书屋茶话”,谈谈他的新著以及读书、著述的甘苦与心得。

 

记者:您是业内的“多产作家”,记者现在查阅资料有时还在翻您的两本老书《中医情志病理学》(江西科学技术出版社1989年)和《心身医学概论》(上海中医学院出版社,1990年)。20年来,算上今年出的《中医临床心理研究》(人民卫生出版社)和这本《从心治癌》,我能数出来有点名气的著作就有32部。您或撰写或主编的这些书是纯学术性的多还是科普的多?“靶向”阅读人群主要是哪些?

何裕民:因为兴趣比较广,平时喜欢动动笔。大多数书是专业教材,也有一些专著。以前的书,主要面向医学生、青年医务工作者等业内人士。内容范围涉及较广,以中医理论、中医教材为多。此外,有比较中西医的差异的,如《差异、困惑与选择》;也有讲方法论的,如《中医学方法论》;也有讲心理学和相关研究的,如《中医性别差异病理学》、《中国传统精神病理学》、《心身医学》等。其中《中医临床心理研究》是新的国家级研究生规划教材;也有从文化角度分析中意的论著,如《走出巫术丛林的中医》这本书写得最苦,发行量不大,但影响还是比较大的。

最近十多年来,写了不少肿瘤防治方面的书,包括规划教材《现代中医肿瘤学》。几年前,受患友鼓励,阴差阳错写了本《癌症只是慢性病》,属于科普性质,广受欢迎。因此意识到专家写科普的重要性。于是,推出她的姊妹篇《从心治癌》,这本书主要是针对患者及家属的。

我觉得知识积累到了一定程度后,是可融贯互通的。各个学科知识使得我在面对医学、健康和人的问题时,常常可以游刃有余。我的著述内容、主题重复的少,每一本都力求有新意。

记者:谈谈最新《从心治癌》这本书的特点。

何裕民:原本想写成一本给医生看的书,因为我是中华医学会心身分会主任委员,后来,有人说现在医生很忙,认真看书的可能性不大;兼顾一下身患肿瘤的患者及其家属可能更好!所以前半部分谈的是医生感兴趣的东西,比如医学模式改变、肿瘤治疗变迁的背景、心身相关的生物学研究进展等等;后面就主要针对肿瘤患者及其家属,结合我们临床所见和现在研究来谈谈心理问题和癌症关系,特别是在治疗康复过程中的心理问题和癌症关系,以及不同癌症的心理特点,并花较大篇幅告知如何走出心理阴影,介绍了一些我们常用的有效纠治心理偏差的方法。

记者:著述多的背后往往是读书丰厚,当年作为学生上学读书,跟现在作为专家搞科研、搞科普读书有什么不同?有哪几部专业的书或专业外的书对您影响巨大?对于医学生,对于想成名成家的临床医生,还有对关注医学科普的大众读者,您各有什么读书或写作建议与忠告?

何裕民:好读书、多读书应当是我们这些专业人士的必备素养。我是“文革”后期的研究生,研究生时期,由于学科关系(我的专业是各家学说),也由于氛围因素(当时校园周遭比较宁静,诱惑不像今天这么多),几年时间我几乎都在图书馆度过,看了大量中西医学的专业书,奠定了自己专业的知识基础。

学生时代,著名科学家彭佳木给年轻人的一句话,让我很受用,叫:“麻雀满天飞,最后形成根据地”。作为医学生,医学涉及面很广泛,牵涉到的分支又很多,所以,不宜匆匆忙忙定专业;让你自身知识面拓展得宽一点,对后来的发展大有好处。我至今天认为《黄帝内经》说得很有道理:“为医者,需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中旁人事”!我从90年代初开始带研究生,大概有八九十人了吧。遗憾的是,我觉得今天的研究生特别是博士,应该说“博”字上做的远远不够;杂书看得越来越少!所涉猎的无非是网上的“快餐”。

作为临床医生,我觉得也很有必要经常看书。除了本专业、本专科的书以外,涉及相关学科的书应当有所了解。不然的话,业务上容易一叶障目。特别是关于人文、心理、社会的,因为你所诊疗的对象是个“人”,诊疗活动本质也是种人际交往,知识面广了,临床上就常常能触类旁通、得心应手。

作为科研工作者也不能远离书本。比如,我们主持的“十一·五治未病重点项目”,除了专业外,就还可同时从生存质量、社会生存等多方面加以考虑。因为科研既需要越钻越深,也需要多学科的渗透,了解其他学科问题与进展,有助于对本学科形成支撑。

科普的写法跟教材、专著不一样。教材希望传递准确、完整的信息,讲究知识的体系、结构;专著要把你的观点鲜明地阐述出来,强调新意与深度;而科普则应该准确而通俗,把大众需要的健康知识以深入浅出的方式表述出来。所以,科普写作需要读书涉及的面可以更杂一些,但不一定要很高深。科普成与败的最大的关键是能否让别人愿意读下去,表述上要推敲,讲究信、达、雅。

对我影响大的书各时期不太一样。上学时,对一些专业的书爱不释手,后来认识到精读与泛览相结合的重要性,于是专业的书选一部权威的通读,重要部分精读,其余的书捎带读。几年后,专业基本能够顶上了,兴趣转向相关学科的书,外围的书则“横扫千军如卷席”,收获很大。现在则大半时间在看杂书,常翻常新。去年在机场候机时看了美国前商务部副部长夏皮罗写的《下一轮全球趋势》,讲的是经济,并预测到希腊会出麻烦,我由此联想到医学。受此启发,我在凤凰台世纪大讲堂讲了相关问题,且提议讨论“好的医学”,为此《医学与哲学》第7期专门就此组织了探讨。

从纯科研角度说,早期,贝弗里奇的《科学研究的艺术》、《医学与哲学》杂志,以及一些医学家、科学家的传记等对我影响比较大,启迪新知,开拓思路。近几年留下深刻印象的如托马斯的《最年轻的科学-观察医学的札记》、图姆斯的《病患的意义》、凯博文《苦痛和疾病的社会根源—现代中国的抑郁、神经衰弱和病痛》等等,颇为受用。

记者:大都市的大专家脱不出去一个“忙”字。您是怎样“挤时间”读书和写作的?您对忙碌的同行有什么读书、写作建议?

何裕民:作为一个既有教学任务(一年200多课时,带了20多个博士、硕士),又搞科研(承担国家课题),每周还有两个整天看门诊,且兼顾中华医学会工作的专业人士,真是“黄金有价时间无价”啊。我去年全年只有十几天(包括节假日、星期天)是真正在家休息的。我觉得时间可以巧安排。比如出差,我去年有130多天在路上与外地度过。飞机、火车上和机场、车站等候,经常闲得“无聊”,用来读书感觉既充实又轻松。我每次出差必会带本书,有时到机场书店买(经常能买到好书)。往往出差几天来回,就能看一两本书。

利用时间要有整有零,有疏有密,关键在于能否科学合理运用。我的习惯是,大块时间做需要集中时间做的事情,比如著述,书的大体架构和整个书的最后统稿,一般是利用大块时间(如假期、或几天休息)连续做,一气呵成。此外,每天都有小块时间,空下来看些材料,有感而发思考些问题,做些笔记,就很好。对我来说,读书是种享受!写东西也有快感。不妨把看书、写作,看作是一种调剂和休息。

记者:有人说您是一个治病、读书、写作都很“用心”的人。这其中有什么 “心法”。

何裕民:凡事要用心,才可能做好。临床看病须用心,一直专注、认真,二是用心去体验对方的心和情。以心对心去沟通容易拉近医患距离。读书也是这样,只有你的心同作者的心能够“对话”了,书里的知识才能为你所用。当然,有些书一时难入心,看不进去,索性就先撇在一边。写书更是用心的过程,而不是敲敲键盘,然后整块整块粘贴。一定要用心思考,有感而发;心里有体会,写出来的才有意义,才有价值。

凡事用心,在我来说就是一步一个脚印。

(本文刊载于2010年9月15日《健康报》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3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