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何裕民的博客

上海中医药大学教授,博士生导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论心身医学的“本质”(三)  

2011-10-20 09:38:28|  分类: 何裕民演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论心身医学的本质(三)

(四)

鉴于上述讨论,我们接受(或者包容)过去关于心身医学的诸多解释、定义、界定等等。但强调认为:心身医学的“本质”特征是“承认且注重心身互动关系(包括健康、疾病及整个生命过程中),并试图借助各种方法、手段,促使形成积极的心身互动关系,以利于守住健康,防范疾病或促使康复,或促使生存质量改善。”她的核心是“借助各种方法、手段,促使形成积极的心身互动关系”;突出的价值是借此可以有效地“守住健康,防范疾病;或促使疾病康复,或促使生存质量改善。”在这一过程中,应主动与积极心理学等联袂,接受其辐射,而不只是汲汲于过去的主流心理学的理论与实践。

这可以说更多是一种功能上、目标上的定位。这一定位既揭示了心身医学独特的视角、作用的主要环节、存在的突出及唯一(相对于其他医学分支)意义;又提示了她所应特别关注的对象和领域——从健康/亚健康(这些领域,是积极心理学/乐观心理研究等同样关注的),到病态(如抑郁状态),以及各种心身互动关系特别密切的常见疾病(包括癌症、冠心病、高血压、糖尿病、消化性溃疡等,这些则是传统心身医学界一直就孜孜不倦地耕耘着的);同时,她还提示了方法学上可以采取拿来主义态度,选用的各种成熟的疗法、手段,包括创造新的方法、措施,只要其结果有利于形成积极的心身互动关系。

可见,上述阐发较以往一般认识更深刻地揭示了心身医学的核心特征,可是其视为心身医学的“本质”。她也是心身医学得以区别于其他分支学科,特立于医学之林的优势所在。

(五)

基于上述功能及目标定位,心身医学在方法上完全应该奉行拿来主义,并重视综合、嫁接与创造。

笔者临床主攻癌症治疗,30多年来的探索,疗效不错,活人无数,包括许多晚期的、难治性的(如胰腺癌、肝癌)都很好地活了下来,形成了较大的影响。自我分析,除了有正确的医疗观(得益于自己的哲学偏好),讲究中西医就是左右手,须有机融合(得益于上海宽松的东西方交融氛围),多种方法(如饮食、体能锻炼、社会支持等)配合等外,信守上述心身医学宗旨,努力促使患者形成积极的心身互动关系也是关键因素之一。众所周知,中国的癌症患者,太多的死于/败于消极的心身互动。而且,破解这一难题极其不易。只有恪守心身医学之“本质”,并奉行拿来主义,善于寻求多种方法鼎助,包括乐于综合、嫁接与创造,从“心”治起,才能驾轻就熟,取得较好疗效。这些,正是心身医学思想精髓的充分体现。

首先,对于中国的癌症患者,我们从改变认识与观念做起。我们一直致力于传播对于癌症正确的认识:癌症是种慢性病,只是比较难治的慢性病。现在,这个观念已经逐步成为全社会的共识。这一观念传播的积极意义非同小可。许多患者及家属因此而悬着的心平静下来,才有可能理性地对待,采取合理的治疗对策。而这是借助认知疗法的硕果。

其次,针对临床初诊患者,创造了“圆桌诊疗”方式,借特定氛围的营造,康复了的老患者之“示范”,既活跃了诊疗气氛,又在潜移默化中消解患者的恐癌情结。初诊患者二三次求诊后,往往就一扫愁容,代之以乐观情绪。这些,体现了示范疗法、集体疗法之趣。

实施诊疗中,更恪守《灵枢》:“告之以其败,语之以其善,开之以其所苦,导之以其所便”的整合精神。在药物治疗同时,积极融入心理纠治等的综合疗法。尤其特别注意“语言”的运用,既要消解其恐癌情结,又要激励其康复信念。我们的经验,所有这些均应在自然过程中进行,不可让患者有事前安排好的“受教育”之感。

对于初诊中一些情绪低落,抑郁明显者,则第一时间配合以抗抑郁治疗,中医药不行,就短期运用抗抑郁、抗焦虑西药,务必及时控制情绪,改善睡眠。而且,明示其情绪及睡眠改善对其康复非常重要,有利于后续的一系列治疗。且一旦改善,一些抗抑郁的西药就可以逐渐抽去。这些,又结合了药物疗法。

癌症患者回家后孤单时常常更痛苦,我们帮助组建“非正规组织”——健康家园,促使患者借助各种方式,相互帮助,自我救赎,通过定期活动、电话、网络等形式,很多患者不仅仅借此结成了“对子”,而且更乐于去帮助他人。康复得比较理想的,积极鼓励其回归社会。这些,又寓有社会支持等社会疗法之意。

此外,包括“心身修炼功”(我们把一些传统的、已证明是有一定效果的气功锻炼方法视为“心身修炼功”)也常常给予推荐,并视条件组织集体练习。这既能一定程度增加体能,又有助于稳定情绪。

总之,对心身医学“本质”的理解,鞭策我们在癌症患者的临床诊疗过程中,努力贯彻一个宗旨——激发其乐观情绪,“促使其形成积极的心身互动关系”;目的则是尽可能地帮助其更好地康复,或促使其生存质量改善;方法/手段上则推崇拿来主义——借用、综合、嫁接、创造。事实表明:几十年来,这样做的确大幅度提高了癌症的治疗效果。而这就是心身医学的现实意义及魅力所在。

其实,积极心理学开创者赛利格曼动物实验也能说明一些问题:他们给老鼠接种癌细胞,并将老鼠安排于不同环境中。第一组老鼠可以通过逃避(如抓碰开关)而成功地摆脱电击(乐观组);第二组在第一组成功逃避电击时被电击,无论如何也逃避不了电击(悲观组);第三组老鼠则生活在安全的环境中(对照组)。结果乐观组老鼠只有四分之一患癌症,悲观组为四分之三,而对照组则二分之一。说明积极有效地应对危险可以提升防病及免疫能力。这可以是我们临床疗效的很好注解。

还需要强调的是:相对于药物、手术、放疗等高成本的“硬技术”,心身医学可采取的往往是些“软实力”,一些低消费、甚至无成本的“软技术”。就像国际政治及人际交往中人们日趋重视“软实力”“ 软技术”一样,今天的临床医疗同样需要善用“软实力”“软技术”。这也是心身医学不可忽视的一大优势与特点。至少,我们已经获益无穷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3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